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:应对挑战 发展中国家要“做自己”

原标题: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:应对挑战 发展中国家要“做自己”

  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新形势下,世界将如何发展?昨日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亮相2020国际投资论坛主旨大会,发表了题为《新形势下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》的演讲。他呼吁,发展中国家要总结经验,面对自己的问题,找出解决之道,完成自己的发展。

  直击要害:“西天取经”并不可行

  “二战以后形成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,各国是平等的,以投票方式来解决全球问题,维持了从1945年到2020年这75年的和平稳定。”林毅夫回顾了二战以后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。他认为,目前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建立的,对二战后的经济发展有所贡献,“但是一些国家经济蓬勃发展,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乏善可陈,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或低收入陷阱的非常少。”

  他分析道,在二战以后200个主要发展中国家经济体中,真正从低收入经济体进入高收入经济体的国家和地区很少。在全球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,只有13个国家和地区进入高收入经济体,其中有8个是西欧国家或石油生产国,还有日本和“亚洲四小龙”。

  很多发展中国家认为,发达国家之所以那么发达,一定有道理,把那些道理学会了,就能让自己的国家跟发达国家一样实现工业化、现代化。

  林毅夫直击要害,“看到发达国家有什么,发展中国家缺什么,就让发展中国家照着去做,这种拿发达国家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在发展中国家应用,是一种很盛行的‘西天取经’的做法,但是,这会出现问题的。任何理论无论是过去经验的总结,还是现在问题的解决,必然是以提出该理论的国家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、政治、文化为条件的,如果这一条件发生变化,理论也要跟着变化。”

  全球治理:中国义不容辞

  全球治理体系是协调世界各国处理公共事务、应对全球挑战的体系。林毅夫强调,在新形势下,讨论全球治理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发展中国家必须总结自己成功和失败的经验,并且站在自己的土地上面对自己的问题,想出自己的解决办法,也就是“做自己”。

  林毅夫一直倡导新结构经济学。与传统结构经济学不同,新结构经济学立足自身,从要素禀赋结构出发,强调通过资源配置把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

  “做不好的、没有的,我就进口;能做好的,我就把它做大做强,并且出口,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。在现有的全球治理体系下,我们要通过政府和市场两只手把自己能做好的做大做强,不仅能稳定经济,还能获得非常高的投资回报,吸引更多外资。按照这样的思路,发展中国家可以发展得很好,加快缩小和发达国家的差距。”

  林毅夫最后表示,中国有责任总结自己的经验,不仅解决自己的问题,而且协同其他发展中国家来总结成功和失败的经验,携手解决发展中国家的问题,来完成自己的发展。在这个过程中,中国义不容辞。

(文章来源:厦门网)

(责任编辑:DF533)

文章标题: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:应对挑战 发展中国家要“做自己”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rysw.cn/294.html